清季申报台湾纪事辑录


  两江总督臣沈葆桢、闽浙总督兼署福州将军臣何璟、福建巡抚臣丁日昌跪奏:为新设海疆要缺知府治理需才,谨合词拣调贤员,恭折具陈,仰祈俞允事。

  窃照福建新设台北府一缺,经臣葆桢前在海防大臣任内奏请添设,奉旨允行;臣葆桢旋蒙恩擢任两江,臣日昌莅任后,去冬始获东渡,亲勘台北一带情形。旋经奏明,以署台湾府知府候补同知向焘调署斯缺,暂驻鸡笼;并声明新设该府所属三县,应俟选择得人,再行更调在案。

  查台北户口繁滋,商贾辐辏;该府所辖自彰化大甲溪以上直达后山苏澳等处,政务既极殷繁,山后复多险阻。其原该移驻通判、改设属县各节,尤多待人而理;必得资望素着之实缺人员悉力经营,方能逐渐就绪。福建本省知府班内,或现居要剧,或人地未宜。当兹创建之初,请调人员,亟应格外慎重。臣等再四思维,查有江苏海州直隶州知州林达泉,广东举人;器识闳达、洁己爱民,于极难措置之事,尤能毅然独往,力求其是。臣葆桢、臣日昌上年往复函商,惟该员允堪是选。臣璟前过金陵,与臣葆桢商及人才,亦以为非该员不能胜任愉快;意见不谋而合。惟以外省直隶州知州请调海疆新设知府,从前无成案可循;顾当此急缺待才,何敢稍事拘泥。合无吁恳逾格恩施,俯念台地新设员缺紧要,准以江苏海州直隶州知州林达泉试署福建台北府知府一缺,实于海疆吏治、民生大有裨益。如蒙特有俞允,容由臣等饬取履历,先行咨部查照;并仰恳天恩,俟台北各务办有成绪,再行给咨送郡引见,恭候钦定。

  所有拣员请补新设海疆要缺知府缘由,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施行!

  再,此折系臣日昌主稿,合并陈明。谨奏。

  奉旨已录。

  六月十八日(公历七月二十八日——即礼拜六)

  兵船触沈

  前报福州船政局内一兵船遇浅,兹闻此船已沈,不能施救矣。

  闽浙督何(璟)奏办理灾民由官发价采购平粜米石情形折(六月初三日京报)

  何璟等片:

  再,福建上年迭遭水、火、风灾,民情困惫;经臣璟到任后,将前兼署督臣文煜并臣日昌筹办赈恤情形及本年青黄不接之时诚恐粮少价增预饬藩司筹款采办米石暨招商运米以资周转缘由,附片奏陈圣鉴在案。

  窃福州省城人姻稠密、食指浩烦,就地米榖本属不敷,平时全赖本省之台湾、江苏之上海、浙江之温台各处转输接济。近来台湾则以岁歉人增,不遑兼顾;浙江,则山东、江北需米尤殷。兼之闽省上游一带上年被水较重、秋收歉薄,比户复少盖藏;而邻省江西不但无米运闽,且由闽转盘粜卖,以致交春以后省城米价渐昂,上游延、建等属益甚。茶市旺而工商云集、米粮缺而债值日增,众口嗷嗷,形势已为可虑;而贫民小户艰于谋食,更觉困苦可矜!经臣等谕令司、道设法筹款,函致上海办理西征粮台转运江西补用道胡光镛并粤籍绅士何朝瑞、吴荣魁、蔡信恒、梁显彰等分赴产米各处广购运济去后。兹据绅士何朝瑞等由广东、香港等处运到安南各处米二万五千石、胡光镛由沪运到东洋米五万一千石,又另招商采买运到米六千石,共计米八万二千石。一面再筹购运,拟以十万石为率。现到各起米石,已分别委员次第盘收。并于运到米内拨出一万三千石,委员分解延、建、邵、福宁等府,即交各该府察看所属各县情形,分别转发,减价粜济;并饬随时查访,如或尚须筹济,即再禀请解运。一面在省城内及南台各处分设厂所,遴派正佐各员会同府、县先期厘查贫户,造具清册,分日平粜,以免小民食贵之虞。惟采购前项米石,仅敷分拨省城及上游各属平粜;而地广人稠,市廛仍难遍给,又出示招商贩运。据浙江会馆首事候补府经历沈振、补用州同乌显志等具禀,愿在南台设局招运;复经由司报明刊给护照,劝谕各船商驶赴省省温、台各府及产米最多地方相度机宜,采购运闽。现已据报船户新源发等运到米二万九千余石,饬令公平散售城厢内外米铺,并饬上游各属传谕殷实绅商自行挈资转运;仍饬沈振等谕令该船商等源源接济。似此分别办理,米榖既有来源,而粮价亦可渐期平减。惟由官发价采购平粜米石专为粜济贫民起见,与船商贩运自售者不同。其中减粜价值并盘运折耗及运脚经费,容俟事竣,据实造报。据福建藩臬二司、粮盐二道会详请奏前来。臣等谨合词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谨奏。

  军机大臣奉旨:『知道了。钦此』。

  六月二十二日(公历八月初一日——即礼拜三)

  闽浙督何(璟)奏闽省拿获情重匪犯请仍从严就地惩办折(六月初八日京报)

  闽浙总督兼署福州将军臣何璟、福建巡抚臣丁日昌跪奏:为闽省拿获情重匪犯,请仍从严就地惩办,以昭炯戒;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照刑部咨,该覆御史邓庆麟奏「军务肃清省分拿获盗匪请照旧例办理」一折,应否规复旧制?行令各省体察情形妥该具奏等因;抄折咨会到闽,遵即饬司妥该办理。

  查阅省山海交错,最易藏奸。兴、泉、漳三府,民情蛮悍;抢掳、械斗,动酿巨案。延、建、邵等府,每逢茶市,骤添数万人入山采茶,于市罢后三、五成群,伺隙抢掠,大为闾阎之害;而游勇、回匪,复时有窃发。咸丰三年及同治八年间,经前督、抚臣先后奏奉谕旨,令拿获讯明后就地正法;节经遵行在案。近年因筹办台防,各路散勇、游民冀图投效,纷至沓来;穷无所归,难保不啸聚为匪。各属抢劫之案,亦复层见迭出:捕治非严肃不可。除寻常命、盗案件照例解勘外,其拿获情重匪犯,请仍从严就地惩办,俾凶顽知警而良善获安。据署按察使定保核该具详;声明因办理海防,致稽该覆等情前来。

  臣等悉心体察,比年来各州、县报获抢劫等犯,或委员会审、或交该管道府覆审;果系赃证明确,始行禀候批饬正法,于年终汇案奏报:实巳慎之又慎,人命不至诬枉。闽省为海疆重地,肃清已久而伏莽尚多,时虞勾结;盗劫之风,未能止息。若遽该改归旧制,诚恐各州、县辗转因循,致蹈姑息旧辙。而盗案久稽显戮,既无以示惩儆;长途递解,尤复疏失堪虞。自应仍遵前奉谕旨:拿获情重匪犯,于讯明后就地正法,以昭炯戒而靖地方;仍俟盗风稍息,再行奏明办理。是否有当?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军机大臣奉旨:『刑部知道。钦此』。

  闽浙督何(璟)奏请津贴闽抚办公渡台经费片

  臣何璟跪奏:

  再,福建巡抚一缺,在各省中最为清苦;历任巡抚虽淡泊自奉,犹不免逋负多金。近以东渡台湾,□□繁费;凡行程所需以至犒赏等项,势难尽取之在官。而内地各项人等视涉海为畏途,非优给廪饩、薪工,无由得其心力;以故费用益增,赔累益重。臣去冬出都晤直隶督臣李鸿章、两江总督臣沈葆桢,该及闽抚过台若不另筹经费,日远月长,恐难为继;李鸿章等深以为然。及抵闽后,与抚臣丁日昌函商公事,从不及他。此次抚臣回省,访知办公费用均由赔垫,亏累甚重;委系实情。且抚臣所莅地方,向不令官司稍有供亿;渡台而后,尤形竭蹶。在抚臣受恩深重,何敢计及其私;而臣目见耳闻,亦何敢壅于上达!查闽省瘠苦异常,自司、道以至各府、县皆有津贴一款,台湾道、府更有加增;而抚臣办公独未筹及经费,诚恐将来公事棘手。合无仰恳天恩,俯准于省城厘金项下每月开支经费银千余两为巡抚办公渡台经费,出自高厚鸿慈。是否可行?理合附片陈请,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军机大臣奉旨:『嗣后该抚渡台时,准其每月开支经费银一千五百两。户都知道。钦此』。

  六月二十五日(公历八月初四日——即礼拜六)

  奉上谕一道(六月十三日京报)

  奉上谕:『何璟、丁日昌奏:特参废弛营伍之守备等语。台湾沪尾营水师守备嘉朝泰,平日不能约束兵丁、整顿营伍,以致该营犯事及老弱充数至八十余名之多,实属荒怠不职!嘉朝泰,着即革职,永不叙用,以为玩视营务者戒。余着照所该办理。该部知道。钦此』。

  六月二十七日(公历八月初六日——即礼拜一)

  发抄旨一道(六月十四日京报)

  何璟等奏「请以孙继祖补台湾同知」,奉旨:『吏部该奏。钦此』。

  七月初五日(公历八月十三日——即礼拜一)

  闽督何(璟)奏为特参都司请旨革职片(六月二十三日京报)

  何璟等片:

  再,臣日昌驻台时,访闻凤山县辖东港汛弁胡鸿璋有勒索赌规、擅受民词、滥押诈赃情事,密饬署凤山县陈作查覆拿究。因该汛弁胡鸿璋已先为下淡水营都司陈捷升撤防,由县查明情形,禀请解讯;复经批饬将该汛弁解府讯办,并饬将陈捷升一并撤参。

  兹据台湾府张梦元详:解到汛弁胡鸿璋一名,讯据供称系汀州府长汀县人,充当中营战兵;同治十三年调台,在南路下淡水营当差。光绪二年十一月,该管都司陈捷升委令代理东港汛防。是时东港街有赌场四、五处,该汛弁陆续抽收规费,统计得钱五千文;被营、县访闻禁止。十二月间,同裕号布店潘玉华以郭戆兄弟欠其银项,扭交押追;郭□患病释回,其郭戆许给该汛弁洋银二十元,由许力经手先付八元,当将郭戆交领,余银并未入手。本年正月间,有渔人孙良,以妻子被小琉球庄人陈缾拐带,将陈缾送汛押追;适枋寮巡检彭龄路过东港,陈缾之父陈判拦舆喊冤,该汛弁即将陈缾释放,尚无诈银入手。都司陈捷升查知,将该汛弁撤防回营。照例分别该拟,由台湾道夏献纶核详请参前来。

  臣等查该汛弁胡鸿璋本系调台兵丁,乃因委代东港汛防,辄敢抽收赌规并先后擅受滥押、需索得赃,实属骫法营私!应如该道、府所拟:除得受枉法赃十两罪止拟杖不该外,其在汛收受赌规,与窝赌抽头无异,应革去名粮,即依窝赌抽头枷号三个月、杖一百例,解赴犯事地方枷满,拆责发落。署下淡水营都司陈捷升将兵丁滥委汛防,已属愦愦;迨该汛弁抽收赌规、擅受押诈,仅止将其撤防,并不据实禀揭,尤属有心徇护!非从严参办,不足以儆其余。相应请旨将前署台湾南路下淡水营都司事、留闽补用都司陈捷升即行革职,以示惩儆。是否有当?除咨部外,臣等谨附片具陈,伏乞圣鉴训示!谨奏。

  军机大臣奉旨:『陈捷升,着即革职。该部知道。钦此』。

  闽督何(璟)奏为特参守备请旨革职片

  何璟等片:

  再,台湾营伍废弛甲于全闽,而尤以北路各营为甚;前经奏明饬令挑选,务期一兵得一兵之用。缘沪尾营水师距郡较远,且有应行查办之人;当将该营弁兵二百余名全数调赴郡城,由台湾镇张其光、台湾道夏献纶悉心校阅。除兵丁谢正忠等八名因案扣留查办外,计挑出兵丁杨维升等七十四名,皆系疲弱充数;又字识陈占魁,临点不到:均应裁汰。一面清理粮饷,勒令克日内渡,毋许逗遛滋事。该守备衙门于字识之外,复有营书十一名,殊属浮滥!并饬挑留熟悉公事者三、四名;其余一概裁撤,以节糜费。

  查该营守备嘉朝泰,平日不能约束兵丁、整顿营伍,以致犯事及老弱者数至八十二名之多;实属怠玩不职!当此整饬戎行之际,未便稍事姑容。又,把总林文汉年力就衰,难期振作。据台湾镇、道揭参前来,除将该把总林文汉咨部斥革外,相应请旨将台湾沪尾营水师守备嘉朝泰即行革职,永不叙用,以为玩视营务者戒。所遗沪尾营守备系应题补之缺,另行拣员请补。此外,各营弁兵仍饬次策挑选,再行分别办理。臣等谨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训示!谨奏。

  奉旨已录。

  七月初六日(公历八月十四日——即礼拜二)

  闽督何(璟)奏请米船过关准予一概免税以速运务而拯饥民片(六月二十四日京报)

  何璟等片:

  再,闽省负山面海,产米无多,向赖上游溪米、台湾海米及江、浙一带商贩米石济应。此次洪水为灾,上游方且取给于省、台米又因歉收罕至,情形十分岌岌。臣等已咨江、浙等省招商运米,为数十万哀鸿延此残喘;惟米船例有应征之税,若不援案停免,仍恐招之不来。查上年闽省运米赈济,奏蒙圣恩免税有案。相应请旨敕下两江督臣、江苏浙江抚臣:遇有闽省米船过关,准予一概免税,以速运务,而拯饥民。除分咨外,臣等谨合词附片驰陈,伏乞圣鉴训示!谨奏。

  奉旨已录。

  闽抚丁(日昌)奏查办台湾现办情形片

  丁日昌片:

  再,据新派台湾后山统领总兵吴光亮文称:于四月十五日自郡动身,由恒春今年新辟之路绕至后山卑南秀孤峦,驻扎该处练兵屯田,以为久计。臣并饬台湾道夏献纶多备粮食,趁风色平稳由轮船载往,以免转运艰难。

  吴赞诚到台后,闻定于五月初七日由水路前赴后山卑南秀孤峦等处巡查,并与吴光亮商办一切。查秀孤峦自开辟以来,为人迹所不到之地;吴赞诚甫经到台,即毅然前往。臣与吴赞诚自澎湖同舟回省,适海中风浪大作,臣方伏枕呕吐无停声,而吴赞诚上下舵楼周围察眺,颜色阳阳如平时:才力心力,均胜臣十倍。将来该处一切详细情形,想吴赞诚必续有奏报。

  其台湾府城前后各营勇丁,据夏献纶禀:所有操练打靶,均尚认真;惟自四月后,病疫颇多。